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生活都市- 碧冠天赐 1-5
碧冠天赐 1-5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 自拍 偷拍 另类综合图区_又色又黄又高潮的视频_超碰国产人人做人人爽]

地址发布页:

  

  街角的一间酒吧中,震耳欲聋的音乐,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下,一个瘦弱的男
子正在清理着客人刚刚离席的桌子。

  桌上的残渍被一扫而空,淩乱的酒杯被收拾齐整端在了手中,转身之间可以
看到酒吧的舞台上,一名女子正在随着激情的歌曲扭动着身躯。

  略带轻柔的舞姿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而台下的观众却不在意这些,看着
女子火辣的穿着中不时透露出来的肌肤,就已经十分满意了。

  男子看着台上的女子,嘴角带起了一丝笑容,脚步却没有停下,向后厨走去。

  男子从小便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长大,院长捡到他时,身上没有任何可以
象征他身份的东西,便给他取名为天赐,意味上天恩赐。

  在他初中毕业之时,孤儿院因为缺乏必要的支持,没有办法养活这些小孩,
只能在国家的安排下为大家寻找领养家庭。

  而愿意领养的家庭本就不多,天赐将所有的名额都让给了年纪更小的弟弟妹
妹们后,自己却没了去处,只剩下了一些国家留下的安家费还有身边同样没了去
处的女孩洛轻舞。

  回想着过去的经历,天赐不由长叹了一口气,将就被放到了水槽里,伸手开
始清洗了起来。

  学习成绩极其优异的天赐最终选择了一所私立的贵族学校继续自己的高中生
涯,毕竟全市中考前十的成绩,只要没有太大的意外,肯定能给学校带来一名一
本生。

  学校慷慨的为天赐减免了所有的学费,不过食宿什幺的依然要靠他自己解决,
学校的宿舍及食堂肯定不是他能够享用的。租住在了附近农村里的天赐开始了白
天学习,晚上打工的日子。

  上到课程补习,下到餐厅洗碗,没有合适的工作时,哪怕是捡废品天赐都做
过。努力又勤奋的他靠着自己养活了自己,还有小他两岁,还在初中的洛轻舞。

  出了后厨的门,外面嘈杂的环境仿若隔世,四下张望一番,天赐又向着刚离
席的桌子走去。

  天赐的生活慢慢的好了起来,洛轻舞在租来的小房间里为两人準备着第二日
的午饭,天赐则在外努力打工,养活这个渺小又脆弱的家庭。

  洛轻舞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并不昂贵的公立学校学费在
两人眼里已经不再遥不可及了,在天赐的劝说之下,洛轻舞入学了。

  第二年,天赐以全市第三,全省前十的成绩考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商学院,
全额的奖学金解决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收拾好桌上的残渍,整理好酒杯,天赐转身向后厨走去,这就是他现在在做
的工作。

  生活自然会越过越好,洛轻舞也随着天赐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自己梦寐以
求的戏剧学院,歌舞俱优的洛轻舞将来或许可以走上演艺的道路。

  这一年,考上了大学的洛轻舞向天赐述说了自己的心事,早在孤儿院时,她
就对天赐芳心暗许,当年其实她是有着领养家庭的,见天赐将自己的名额让给了
别人以后,她也放弃了。

  而同样这一年,天赐也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人,李雄。

  想起了李雄,天赐拿着抹布的手都不由得重了几分,不过那又如何呢,天赐
无奈的放松了手,默默得做着自己很久以前常做的工作,不过充满无限可能的人
生,如今已经,。

  李雄是天赐的高中同学,在学校中也算是校园一霸。他的父亲李刚,是天赐
所在的这个省会城市的公安局领导,具体什幺职位,天赐也无心去了解,反正对
于他来说,已经遥不可及了。

  已经三年没有联系的老同学已经是另一番模样,原本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
神情如今变的文质彬彬。这也是因为他们毕业的那个暑假,「我爸是李刚!」一
句话,正好未满十八周岁的李雄进了少管所一呆便是一年,他的父亲至今还未出
来。

  经历了这大风大浪的李雄如今在这城市当中开了一间小小的酒吧。同学会上,
原本天地相隔的两人如今像是难兄难弟般坐在角落当中。

  「嗤,天赐哥,这边交给其他人吧,今天已经收工了。」后厨另一边的休息
室中,走出一人说道,嘲讽的语气,蔑视的眼神中完全没有一丝尊重。

  「好,」天赐将手擦了擦干,走向了休息室。

  落魄的李雄与天赐相谈甚欢,本就想有份稳定工作的天赐在李雄的邀请下,
决定与他一同合作经营酒吧。

  李雄负责外面的关系打点,招揽客户,包括有些时候的维护治安。而天赐将
正在学习的知识在这里发扬光大,从营销手段,会员机制到大数据分析客户。

  两人的合作之下,酒吧经营的越来越好,李雄对天赐的分红也毫不吝啬,天
赐的生活一下子好了起来。

  天赐穿过了休息室,来到了现在他的小办公室中,淩乱的单据丢的到处都是。
仔细的收拾好了单据,打开了账本,天赐将前一日的营收情况一点点的记录在了
账本上。

  酒吧的发展慢慢的进入了瓶颈,缺乏了吸引客户的手段,附近其他的酒吧开
始进入了价格战,恶性的竞争让天赐愁眉不展。

  问题在后来解决了,洛轻舞每天晚上会在酒吧表演,或是一首歌,或是一段
舞,本就专业的洛轻舞为了情郎,更是每日尽心尽力,酒吧的人气比起之前更是
有好无差,许多客人更是从远方慕名而来。

  两年后,天赐完成了学业,两人也在同一天,有了一个新的负担,房贷。

  天赐看着手中的单据,双拳紧紧握住,一身的怒火无处发泄,深吸了两口气,
拳头颤抖着慢慢松了开来。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两人如今也已经不必再为吃住所担心了,天赐藏于心
底的欲望也慢慢冒了出来,他想看到自己的娇妻被其他人压在胯下。

  绿帽欲望的火花一旦冒了出来,便没有那幺容易熄灭,没了生活压力的天赐
反而变得更加的沈默寡言,没几日便被朝夕相处的洛轻舞发现了。

  天赐最终还是坦白了,洛轻舞也没有像他想象的一般大发雷霆,只是说了再
给两人几天时间考虑一番。

  「我,我,」「哎,」天赐想说些什幺,身边也没人在听,只能化作了一声
长叹。办公室的墻上,一台与这里环境不符的高清电视突然开了起来。

  天赐心里火花越燃越烈,几天晚上的性爱都没了激情,有些敷衍了事。一天
夜里,天赐重振雄风,两人晚上大战了数个小时,十分满足得躺在了一起。

  沈默之中,洛轻舞缓缓道来,刚才将身上的男人想象成了其他人,这才如此
敏感性奋,而天赐也是一样,想象着别人在自己的位置上,而自己在一边看着。

  两人讨论着更多的想法,越聊越性奋,当晚更是再战了一回。最终决定,将
这些幻想都变成现实,而对象正是天赐最信任的李雄。

  电视中传来了淫靡的呻吟声音,画面中的女子正是刚才台上舞蹈的女子,也
正是洛轻舞。大大的床上,三名陌生的男子淫笑着围着还穿着舞蹈服的洛轻舞,
几只大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着。

  「哎,今天的运气不错啊,」一名长相猥琐的矮小男子得意的说道,一双大
手向着洛轻舞的胸前伸去。

  一双E罩杯的乳房尽管在跳舞中阻碍不小,抖动起来更是让舞蹈失去了美感,
反而多了几分色情,但是这是天赐最爱的部位,洛轻舞一直就十分爱惜,不舍得
让她们瘦下去。

  「呵,是吗?我平常很少有空,每次都下了血本,肯定有我的位置。」原来
在李雄的安排下,每天洛轻舞只接待三个客人,所有人都可以出价,最高的三人
得,自然就有土豪为了避免白跑一趟,一掷千金。

  第二名男子大腹便便,轻轻得捧起了洛轻舞的小脚,白嫩的小脚上带着丝丝
汗渍,似乎更加能吸引这名男子。

  「长夜虽然漫漫,但是我们可没有那幺多的时间,」最后一人看着要年轻许
多,相貌也算是帅气,个子也不矮,急色的伸手开始解起了洛轻舞的衣服。「也
是,」另外两人应承道。

  洛轻舞的衣服慢慢的离体而去,一米七二的个子在女生当中也算是高挑了,
丰满的乳房,精致的容貌,柔弱的表情显得格外诱人,三名男子也迅速的脱光了
自己的衣服,挺翘的三根肉棒正对着她。

  「洛女神不妨先帮我吹上一曲,」猥琐男抖了抖自己也并不长的肉棒,说道。

  洛轻舞没有说话,慢慢的蹲下了身子。仔细的看来,肉棒上残留着不少汙渍,
像是好几天没有清洗过一般。洛轻舞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小嘴微微张开就
将肉棒吞进了嘴里,灵巧的舌头在肉棒上来回舔弄着,骯脏的汙渍慢慢的被清理
了干凈。

  大腹男也蹲下了身子,肥胖的手指在洛轻舞的小穴外面揉着,另一只手则摸
着他最爱的小脚。年轻男也蹲下了身子,一只手向着洛轻舞的小穴伸来。

  「你抢什幺啊,玩后面去啊,要换也等我玩完吧。」大腹男有些恼怒道。
「后面?」

  「呵,还是个初哥吗?后面啊。」大腹男沾满淫水的手伸向了洛轻舞的后庭,
几根指头径直伸了进去,抽插了一番。

  「哦!」年轻男有些惊讶,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指,慢慢的插入了洛轻舞的
屁眼。

  大腹男见洛轻舞的小穴已经流满了淫水,拍了拍她的屁股,坐在了地上,正
常尺寸的肉棒竖在了身前。洛轻舞自觉地跨坐到了大腹男的身上,将肉棒缓缓的
吞没,但是完全没有影响到嘴里的动作。

  「唔!」洛轻舞突然感觉自己的屁眼里进入了一根巨棒,还没怎幺湿润的屁
眼被巨棒生生撑开,虽然屁眼已经被人玩烂了,这个尺寸的肉棒不算稀奇,但是
没有準备,也没有足够的润滑还是有些难受的。

  「啊,啊!」后庭中的肉棒突然用力的抽插了两下,在年轻男的呻吟声中,
大量滚烫的精液进入了她的后庭深处。

  「还真是个初哥啊,」大腹男说着继续慢慢的抽插着,两手还把玩着洛轻舞
的两只小脚。猥琐男闭着眼睛,享受着洛轻舞的口交,双手慢慢的揉动着洛轻舞
的乳房。

  年轻男挠了挠头,抽出了自己的肉棒说道:「不好意思啊,是我朋友硬拉着
我来的。」

  「哦,洛女神,看着我,我要射了!」猥琐男紧盯着洛轻舞的俏脸,肉棒在
她的嘴里快速的抽插着。

  洛轻舞闻言看向了猥琐男,略带委屈又有些幽怨的眼神中,猥琐男松开了精
关,「哦,洛女神真美啊,能享受一次真是福气,」猥琐男的肉棒在洛轻舞的嘴
里跳动着,精液全部被洛轻舞接在了嘴里。

  「吞下去,」看到洛轻舞微微张开嘴,将精液放在舌尖给他过目,猥琐男说
道。洛轻舞合上了嘴唇,再张开时,所有的精液都被咽了下去。

  年轻男看到这个淫靡的画面肉棒又硬挺了起来,硬度尺寸都与之前无异,他
猴急的将肉棒插进了洛轻舞的后庭中。

  「啊,啊。」洛轻舞在身下两人交替的抽插中,慢慢的呻吟出了声音。

  「哈!」身下的大腹男闻着洛轻舞的小脚,小穴里的肉棒稍微跳动了一番,
滴出了几滴精液,便没了动静。

  洛轻舞跪在了地上,高高撅起的屁股被年轻男抓在了手中,粗长的肉棒在她
的屁眼里面快速的进出着,白浊的精液随着抽插被带了出来润滑着肠道。

  无意识的呻吟,微皱的黛眉,还有些迷离的眼神正对着在休息的两人,「啊
哈。」洛轻舞身子如同抽搐般抖动了一番,小穴中的淫水如同失禁一般向外面流
了出来,年轻男也抽出了肉棒,看着洛轻舞到了高潮。

  将无意识的洛轻舞翻过了身,双腿架在了肩上,第二次十分耐久的年轻男将
肉棒插进了刚高潮完的小穴中。

  「啊,不,慢一点,啊。」没怎幺说话的洛轻舞柔弱的说道,好听的声音让
三人同时精神一振。「别,快,再快一点,干死她!」大腹男激动的说道。

  「唔,不要,」此时的年轻男当然不会管洛轻舞的声音,蹲起身子来肉棒如
同打桩机一般用力的整根没入她的小穴中。

  「不,太快了。」洛轻舞摇着头喊道,一头黑色的长发也随之晃动着。「啊,
啊呀呀。」年轻男的动作越来越快,嘴里也开始发出了喊叫声音。

  「啊,被干死了啊,」洛轻舞挺动着腰肢喊道,身下的淫水与尿水似乎一起
向外喷射了出来。年轻男也在两次猛烈的插入后到了高潮,精液全部内射进了洛
轻舞的小穴中。

  天赐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但是他却一点欲望都没有,静静的看着电视中又
重新开始了的淫戏出了神。

  「咚咚,」门口传来的敲门声将天赐惊醒,他这才发现,电视已经被关上了,
「天赐哥,回家了。」门口传来了李雄的声音。

  「哦,好。」天赐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恢複的自然一些了,扯出了一个笑
容出了办公室。

  一米八五个子的李雄完全对的上他道上熊哥的名号,黝黑的皮肤,健硕的肌
肉一看就充满了爆发力。洛轻舞被他搂在了怀中,大手还不时得隔着薄薄得风衣
揉捏着洛轻舞的乳房,在周边小弟的嘲笑声中,天赐跟着李雄向外面走去。

  「哇哦!」走在酒吧的大厅中,李雄突然掀开了洛轻舞下身的衣服,赤裸的
屁股暴露了出来,引起了身后小弟的欢呼声。

  「嘿嘿,」「啪!」笑声中又是一巴掌打在洛轻舞的屁股上。「哈哈,」身
后的小弟们笑的更加开心了。

  已经记不得从什幺时候起了,温馨的小家中住进了第三个人。天赐躺在沙发
上,房间里面男人的笑声,女人的呻吟声不绝于耳,李雄的肉棒也十分对得起他
的外表,将近20CM的肉棒,黝黑而又满是怪味,这些年来还是操过洛轻舞的
人中最大的一根。

  「呦,还没睡呢,天赐哥?」李雄赤裸着身体走出了房间,嘲讽的说道,
「哦,是我忘关门,还把操的你老婆叫太响了是吧,哈哈。」李雄说着走进了厕
所,里面传来了淋浴房的水声。

  「轻舞!」听到了天赐的声音,洛轻舞强打起笑容,叫道:「天赐,」

  「天赐,你高兴吗?」「嗯,」天赐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好,我也,很高兴呢,」洛轻舞颤抖着说道。

  「那我出去了,等下熊哥回来了不好,」「嗯,」

  有些事,骗不过自己,也骗不过对方。

  第二天夜里,已经休息的酒吧中,十余名壮汉闯了进来,为首的一人手中提
着一人。

  「熊哥?没想到你这幺不自量力,这个时候还敢来挑衅我!」为首的男子外
号龙哥,身高近两米,也算是这城中最大的地下组织头目了,这些天与李雄有些
矛盾,不过在他的面前,李雄现在的这点势力根本不足挂齿。

  「别人怕你龙哥,我们可不怕!快把我们天赐哥放下!在我们眼里,你就是
头傻龙!」李雄身后的一名小喽啰喊道。

  「哦?熊哥,这也是你的意思?」

  「在我们酒吧,天赐哥跟我平起平坐,你不放人,就别想出这个门。」

  「啊,哈啊哈?我叫你一声熊哥,你还真敢答应了,哈哈,还放人?」龙哥
被李雄气的连连笑道。

  「砰!」龙哥将天赐砸在了身下的桌子上,原本坚硬的桌子应声而碎,玻璃
散落了一地,「给我上!」

  李雄的嘴角划过一丝冷笑,拍了拍手。「啪,啪,啪!」三声响亮的巴掌声
响彻了酒吧。

  「噌,噌!」「不许动!」「警察!」酒吧四周的房间里突然冒出来了无数
的警察,制式的沖锋枪指着手持刀斧的龙哥。

  「你!」看着一步步向前的李雄,龙哥似乎想要质问他什幺。

  「这些警察,多多少少都有些把柄在我手上,你说,这幺大个功劳,谁不想
要呢?」李雄凑在了龙哥的耳边说道。

  龙哥又转过头看向地上已经进气多出气少的天赐,「哦,没有这个傻子,怎
幺能套到你呢?哈哈。」

  「你涉嫌故意杀人罪,请跟我们回去一趟,」

  「天赐!?」今天没有陪客人的洛轻舞不知为何有些心慌,听到外面的嘈杂
声音慢慢安静了下来,便走出来看看。

  赤裸的小脚踩在破碎的玻璃上,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而她似乎丝毫没有直
觉,跪在了天赐的身边,将他的头扶了起来。

  「轻,舞,对不起。」想要抚摸洛轻舞脸颊的手还没碰到,便跌落到了地上。
「呜呜,」

  「天赐,你在哪,我就在哪。」

  粉碎的玻璃划破了洛轻舞的喉咙,轻轻的将头靠在了天赐的肩上,感受着生
命一点点的流逝。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住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